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师的圆屁股
老师的圆屁股

老师的圆屁股

静静的教学楼楼梯拐角传出肉棒操干小穴的噗哧噗哧声,啪啪的拍肉声,然而正在上课的老师、学生们谁也没仔细听那隐秘的声响,况且教室的隔音这么好,大家又是高中生,都要准备面临高三地狱般的复习,将来还要迎接高考的压力,全都聚精会神的听老师讲课。

  每一次喘息,每一次呻吟,韩磊忍住不发出过大的声响,封蕾每一次顶撞都让他细嫩的大腿内侧摩擦到他的校服衣摆,少年强健柔韧的腰身该死的光滑,虽然只掏出肉棒,但是松开的皮带让裤腰松松垮垮的挂在胯上,冰凉的金属皮带扣子直撞向他的屁股及阴囊。

  这不易发现的细微处放大百倍,即使最亲密结合的是他们两人一刚一柔的器官,也不能抹掉部位的亲密接触,更何况做为承受方,韩磊比封蕾敏感得多。

  快速抽送使得润滑剂变成乳白色,随着肉棒猛烈的进出激烈的喷射而出,红艳艳的媚肉更随着肉棒抽出,再被狠狠地带进小穴里,韩磊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,反而因为肉棒的捣进而兴奋得头皮发麻。

  沾满润滑剂的粗大器官拼命摩擦环绕而来的肉壁,不管是硕大的肉冠,还是粗壮的茎身,肉壁都紧密的贴着,使它们之间没有丝毫的缝隙,生殖器被肠道如此紧密的束缚感令封蕾舒爽的粗喘,跨部朝前一顶又一顶,韩磊浑圆的屁股被压得变形,肉棒根部紧紧贴着小穴,浓密的耻毛研磨娇嫩的穴口,沉甸甸的肉囊胀痛的拍打雪白的屁股。

  又喷了!又喷了!明知道自己不像女人一样能出水,但宛如精液一样的润滑剂被肉棒干得喷出体外的鲜明感,让韩磊觉得自己变成了最无耻的「荡妇」,享受男人巨大肉棒操干小穴时喷溅出淫水的极乐快感。

  「啊啊……再来……」他极力压制住浪叫,「操我……爽……好爽……使劲操我……好爽……」「老师你哪里爽?」封蕾故意问,肉棒抽出大半,只留龟头在浅处戳剌逗弄。

  肠道深处一下子空虚起来,穴口死命的箍紧龟头,但吃不到整根肉笃小穴骚浪的吞咽,妄图勾引肉棒,肉棒的主人哪会如韩磊的意,肉棒掹地插到底,不等韩磊夹紧他,又猛地抽出大半,继续在浅处小幅度的抽送。

  韩磊受不了封蕾的惩罚,但他的双腿挂在封蕾的手臂上,悬空的屁股间清晰的露出的一截紫红茎身,一滴滴的乳白液体顺着他的股沟滴落到地面上,汇成小小的一滩水渍。性器分泌出的淫液也在他的腹部汇来成一滩,可他因为体位问题动弹不得,不自觉的语带哭腔的哀求:「给我……给我……」「老师你还没回答我你哪里爽。」封蕾连龟头也抽了出来,顶部顶着翕合的穴口磨来磨去,等待他的屈服。

  彻底失去肉棒的小穴还没爽够,那在穴口摩擦的肉棒是最致命的引诱,引诱韩磊说出最放荡的淫言浪语:「小穴最爽……快操我的小穴……」眼泪大滴大滴的滚下,同时破肉棒狠狠操到底,韩磊险些尖叫。

  坚硬粗长的肉棒在他的体内膨胀,脉搏静静的跳动着,封蕾把脸深埋在他的颈间,许久,才一下一下的亲啄他裸露的肩膀和颈侧,喘着粗气说:「老师,夹紧点儿,我喜欢你把我夹紧的感觉。」也许是太过温柔的语气,也许是一种本能,韩磊收缩着小穴,火热的肠壁夹紧同样火热的肉棒,一缩一缩的肠壁犹如情人温柔的亲吻,爱抚着肉棒,封蕾的呼吸立即变得浓重,左右摆着胯部,使自己的肉棒刺激韩磊的肠壁蠕动。

  「里面再动动,老师,我很舒服。」

  「呃……」肉棒在小穴里摆动的感觉直冲韩磊的脑海,韩磊抱住封蕾的头,呜咽的哀求:「别……啊……」巧妙的摆动,速度越来越快,龟头占据的深处麻痒的蠕动,一股接着一股的快感小范围扩散,却足以令韩磊激动,里面动得更厉害。

  「老师,就这样动。」一个奖赏的吻落在韩磊的唇上,封蕾感觉到他的内部越动韩磊脸颊滚烫,迷醉的磨蹭起贴上来的脸。

  龟头快速的干着小穴,小穴再不复窄小,被深红的龟头干成最适合它的通道,一下接着一下的抂操猛干,润滑剂滋润的肠肉快摩擦出火,点燃两人。

  「啊啊……啊哈……」韩磊被顶得颠簸不止,粗大的肉棒在他的臀间猛烈的进出,带出一股股喷溅的润滑剂,喷得雪白的屁股满是,摩擦通红的穴口更是一片,「好猛……好爽……」「老师,我们现在可是在教学楼的楼梯间,你叫得那么大声大家都会听见。」韩磊这才有点儿回神,赶紧闭上嘴,封蕾反而加快速度,肉棒竟然整根抽出整根插进,一下比一下的用力干他,准确的攻击他的敏感点,他被封蕾插得快感一次比一次猛烈,湿得不能再湿的小穴几乎产生高潮时的痉挛。

  「慢……慢点儿……」韩磊软软的哀求,插出泪水的双眼半合着。

  封蕾舔舔他眼角的泪珠,「可是快下课了,老师早点儿射出来,我才能射。」这句话预示着韩磊即将面临狂风骤雨般的狂插,他搂紧封蕾的脖子,哑声说道:「那就快点儿。」封蕾笑了一声,再也不留一丝情面地将老师压在墙上狠干,刚刚缓下一些速度的肉棒猛得不能再猛的抽插小穴,韩磊环住他的腰的双腿险些滑下,幸好封蕾托住他的臀部,为了方便自己更容易操干韩磊,封蕾把双手伸到他的双腿下,韩磊悬空的屁股没有一丝依托,唯有背部靠着墙壁,两条腿挂在封蕾有力的手臂上,大腿两边大大的打开,呈现出既无力又淫荡的姿势,屁股唯一的支柱就是那根插在小穴里的巨大肉棒。将他摆出这样姿势的学生十分高兴的告诉老师,「老师你真性感。」而他的老师捂住自己的双眼,无法面对自己门户大开的淫荡姿势,羞耻的泪水从指缝流出。

  一滴滴的泪水划过封蕾的心口,心脏瞬间抽痛,他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心痛,怜惜地吻上捂住眼睛的手背,「别哭……」说出两个字再也不知道说什么,封蕾埋下头,用嘴扯开韩磊衣服的领口,露出衣服下的红色乳头,没有爱抚过一次的乳头硬挺的立在胸膛上,散发出让人疼爱的气息。

  封蕾含住一边的乳头,只单纯的用舌头舔乳尖,下体却狠狈的撞击韩磊的小穴,无处依靠的屁股只能保持被人干的姿势,股间小穴早被肉棒操到最适合的松度,粉色的媚肉也被肉棒操得红艳艳,湿湿的裹着肉棒进出鲜红的小穴。

  红肿的穴口吸着肉棒,快活的吞吐着紫红粗壮的棒身,润滑剂骚浪的喷出。

  喷溅感直冲韩磊脑海,肉棒一次次干他时,那宛如淫水喷溅的爽快,噗哧噗哧的响亮水声是他被内棒狠操的响声,龟头捣干他的肠道,拼命的操干他的敏感点,直把他干得直流水。韩磊觉得快疯了,肠道深处痉挛不已,直希望肉棒干得再深一点……狠狠把他内部干翻……肉体先背叛了他,屁股扭动着向前抬起,让肉棒贴得屁股更紧,干得更勇猛些!

  仅剩意识使韩磊捂住自己的嘴,不准自己不顾一切的大声浪叫,可脑海里疯了似的大喊使劲操,使劲操。

  封蕾察觉到他的主动,放下舔满口水的乳头,肉棒把那主动贴过来的屁股操了一次又一次,膨胀的肉棒硬生生又往小穴深处干进几分,韩磊顿时眼神失焦,疯狂的挺起屁股,拔开他的手,封蕾凶狠的吻上他,将他钉在墙上一般的猛干,那滚烫的内部,痉挛的肉壁,无一不勒紧他的肉棒,抽出来都应该艰难才对,却越来越湿润。

  韩磊睁大无神的双眼,双唇被迫张开,一条舌头毫无技巧的乱舔他的口腔,他早已忘记回应,只有性欲控制他的身体。

  突然,他摇头躲避封蕾的亲吻,双手猛力的推着封蕾的胸膛,却始终不能推动封蕾一分,封蕾不但不放开他,反而吻得越深,夺取他的呼吸,用肉棒丝毫不留情的干着的肉体。

  抵抗不了他的韩磊最终环住他的脖子,大腿的肌肉抖得不象样子。

  紧紧嵌入老师腿间的封蕾不舍得这么快结束,而频临高潮的韩磊只差临门一脚,他的舌头在韩磊的嘴里舔着,韩磊半点儿不反抗,乖得不像他,也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不会反抗旭。最後猛力的一插,韩磊剧烈的抖动,咬住封蕾的舌头,性器射出一股股的精液,小穴痉挛的收缩,挤出来的液体宛如淫水一般喷出,封蕾带着血味的舌头扫过韩磊闭合的牙关,随即猛然抽出肉棒,再狠狠干进一直痉挛不停的小穴,高潮中的小穴敏感异常,几乎不能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橾干,直令被吻得不能大叫的韩磊瞪大眼睛的扭动挣扎,可肉棒还在继续猛力干着他的小穴,一次比一次快。

  「唔唔……」韩磊唔叫着想告诉他,他受不了了。

  封蕾挺动着腰,快射精的肉棒硬如铁柱,在紧致的小穴驰聘,他们的下体没有一处感觉的地方,肮脏的液体、凌乱的耻毛,还有两人的腹部,都沾满欲望的证明。

  最後一次冲刺,封蕾死死顶着韩磊的屁股,闷哼着在他身体深处射精,让他的小穴每一处都留下他到访的淫秽痕迹。

  韩磊脸色潮红,嘴角无意识的流出口水,发丝凌乱的黏着滑下汗珠的额头,垂下的眼睫毛脆弱的抖动,挂着透亮的细小泪珠,通红的眼角有泪水滑落。

  压在他身上的封蕾将汗湿的脸埋进他的颈窝,大口大口的喘息,一股黏稠的乳白液体滴落两人的结合处,高温湿濡的内部此时已然蠕动着,封蕾忍不住把半滑出来的肉棒全部插进,又挤出一股乳白的液体,顺着肉棒的根部流向他的阴囊。

  两人用这样体位不知道休息多久,封蕾才放开韩磊,失去依撑的韩磊顺着墙滑下,封蕾架住他,直到他僵硬酸涩的双腿能勉强站立,才走到一旁拾起裤子。

  韩磊连站都大腿发抖,更不用说穿裤子了,封蕾看看他赤裸的下体,又看看自己手上的裤子,他第一次服侍人似乎要送给老师了。

  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情愿,反而有点儿开心,封蕾脸上没有表现出真实的情绪,拿出手巾纸擦干净老师尚未彻底回神的脸,又弯下腰亲手擦干净老师肮脏的腿间。

  目光低垂的韩达航看着那黑色头顶的发漩,不知怎么回事全身十分的不自在,当封蕾的手指伸进小穴里,把里面的精液引出体外时,这种不自在达了极点。

  他掩住目光,故意推推封蕾的肩膀,小声说:「要下课了,快点儿,」刚刚发现为老师清洁下体是一件让他心情愉悦的事情的封蕾,只的擦净小穴流出的精液,快速的帮老师穿好裤子,扣好皮带。

  为了避嫌,韩磊先下楼梯,而跷课的封蕾则上楼准备下课铃声响起再回教室。

  突然,封蕾叫住韩磊,刚刚步下两个台阶的韩磊扭头望去,封蕾摇摇手里的白色内裤,「呐,老师你的。」韩磊面红耳赤,伸手就要抢回内裤,封蕾手往後一缩,趁韩磊倾身越过栏杆拽住内裤时,一口亲上他通红的脸颊,韩磊怔住,呆呆的望着快步爬上楼梯的少年背影。

  少年忽然想起一件事,转头喊道:「周五晚上到我家吃饭,你喜欢吃什么发短信告诉我,我让孙姨做。」韩磊捂住被亲的右脸,目光直直盯着少年闪过楼梯口的身影,耳边回荡着「到我家吃饭」、「你喜欢吃什么。」怦——怦——怦——心脏跳得快蹦出心口,韩磊垂下脑袋,额头砰的撞上扶手。

  我靠!我在犯什么贱啊!吃完饭就是挨橾!

  自从和这臭小子发生这样的关系,为了屁股着想,爱吃辣的他连青椒都没碰过了啊,不可以再这么犯贱了!

 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早点儿毕业滚蛋呀!